异化成群

学会以群体视角思考问题,是我近来最大的收获。

我们生活在一个默认信息就应该以接近光速传播的时代,如今你只要拿起手机轻触几下屏幕,就可以把文字、图片或音视频实时分享给全球几十亿互联网用户,网络上信息的生产和共享变得日益简单。技术使人们得以突破时空限制联结在一起,当大量智能个体相互通信聚集成群时,群体智能会在更高层视角下显现出来。作为社会性动物的人类,为适应复杂的社会活动,大脑已经演化得远超个体基本生存所需。从语言、文字的出现,到当下的互联网,我们在漫长的岁月里不断优化着生产、存储、处理和传输信息的方法。有种无形的力量在背后推动着我们的历史进程,从四十亿年前那个可以复制自身的分子开始,到单细胞生物,再到多细胞生物,最后成为紧密联结的种群,“异化成群”的主题从未改变。

为什么异化成群是我们的命运?要知道演化并没有目的,只有适者生存,那么环境又在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呢?由热力学第二定律,我们可以总结出环境在宏观尺度下有熵增的趋势,会朝着热力学平衡方向前进。熵表示系统的不可用能量,是无序程度的度量。判断系统有多无序依赖于观察者的主观意识,通常定义为有序的状态数要远小于无序的状态数,从概率的角度看,如果系统活动是均匀的,那么总会渐渐趋于无序。而“生命以负熵为食”,它给自身减熵的同时也在加速环境熵增。环境一加速熵增,生命自然会朝有更高减熵效率的方向演化,异化成群就是其中一个方向。

一旦群体分工获得效率优势,就不太可能再回到个体层次了,只会顺势演化出个体间分工更明确、联系更密切的群体。“只有不断奔跑,才能停留在原地。”人类经历长时间压抑个体本性而构建起来的文明,是组建群体和在群体中生存的指导。个人的一生是社会化的过程,伴随着改变获得快乐的方式的教导:要延迟满足,要克制,要工作,要生产。遵守社会规则者得食,逆者受罚。在这样的契约下大规模协同得以实现,加上资本对人的异化,群体获得的效率提升早已远超个体演化。

进入信息时代后,群体内流通的信息量剧增,这是个体融合成新整体的明显迹象。热力学熵在信息论中有信息熵作为对应,是不确定性的量度,概率越低的事件发生时携带的信息量越高。减熵效率也可视为信息效率,而知识是压缩信息的模式,我们使用知识来处理信息。信息量的增多意味着我们的知识也在不断地传承与升级,互联网作为基础设施就很好地支撑了这一点。

群体才是演化的主角。我们可以把群体看成一个由信息节点和处理节点组成的网络,节点间的连接具有代价。那么这个网络的演化方向就是达到高信息处理能力和低连接代价的平衡点,和人际关系一样属于小世界网络结构。举个例子,当我们使用这个模型来观察线上社区时,将内容视为信息节点,将用户和程序视为处理节点,可以发现社区管理主要是通过操纵连接以优化结构实现加速减熵的过程,而远不止信息供需问题。社区内的搜索、推荐功能通过将连接和处理代价往程序侧迁移减小了用户的负担,使其具有弹性以减少拓张阻力。同时社区是开放系统,因为处理节点的输入输出并不全在系统内,这增加了它的复杂性。使用新模型思考,可以更好地拟合实际情况。

群体视角使我极大地改变了对游戏的看法。这里的游戏并不特指电子游戏,它可以是篮球、象棋甚至过家家。游戏的本质是学习,目的是创造体验。但电子游戏市场上充斥着不少圈钱的玩意,不成熟和副作用导致其被严重低估,但我相信它将来会在知识传承和信息涌现方面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我以前总是先立足于个体,再推广到群体,然而这条路径很不可靠。立足于群体后才发现,个体意志其实非常薄弱,就像一面面旗帜,之前我只看见它们在个性鲜明地飘扬,但现在感受到了风,只要懂风往哪吹,自然就知道它们会往哪飘了。